• 中国留学生现状:有人成网红 有人患上抑郁症
  • 混血美女留学生网络走红:被赞“中文十级”
  • 两小伙挑战7天荒野求生 生吃昆虫充饥网上直播全程
网络直播 迈向规范

2016年网络直播是真火,资本热捧,用户追捧,被誉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25亿,近一半网民观看过网络直播。但是就在火爆的同时,直播行业野蛮生长的一面也显现出来。接近年底,一系列的行业管理办法密集出台,给火爆到有点肆无忌惮的网络直播泼了些提神醒脑的凉水。

作为媒体人,记者在2016年亲身经历并见证了网络直播有多火。就在年初,网络直播还仅仅是从游戏直播、秀场直播开始向电商、实时新闻、厨艺秀等方向渗透的新的播放形式。但是很快记者便发现,网络直播在网民中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以至于各种新品发布会上,网红们成为座上宾,直播已经成为发布会内容的重要传播形式。

目前,网络直播变得越来越红火,而观看网络直播的人数也是呈井喷式增长。据《2016年移动视频直播分析报告》分析,90后成为全民直播爆发的主要推动力,其爱分享、爱社交、爱互动的特性助长了直播行业的迅速爆发,而作为使用智能手机最频繁的主力军,时间和精力都允许其观看各种直播内容。《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25亿,近一半网民观看过网络直播。
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各类网络直播平台数量已超过200家,其中2016年以来有超过100家网络直播平台创立。

现在网络直播的灵魂可以说是主播,主播拥有众多的粉丝,而粉丝们打赏的多少直接反映主播红的程度。在网络上盛传网红主播如何受粉丝喜爱,靠粉丝打赏月收入几万元。记者采访过一位20岁的网红主播,她说:“我干这个不到半年,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到1万多一点,刚开始干时就挣2000元。”虽然多数主播并没有挣到天价的工资,但是他们受关注程度却十分高,这也使得很多年轻人冲进网络直播领域成为主播。天鸽互动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天鸽互动注册总数已达2.95亿人,主播人数超过3.6万人。

用户的喜欢、主播的被追捧直接导致了资本的追逐。2016年超过30家平台宣布完成不同金额的融资,累计融资额突破50亿元。斗鱼直播获得了1亿美元的B轮融资,乐视体育3亿元收购章鱼TV。

在强大资金的支持下,网络直播的发展更加快速。《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网络直播景气度持续上扬,以今年一季度100为基数,二季度、三季度网络直播的景气指数分别为149和237。

虽然网络直播的受众与从业人员在急剧增长,但在这迅猛的增长中,问题也出现了。

眼看着网络直播火了,但是在火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并不和谐的现象。记者就曾在某网络直播平台上看到,一位相貌姣好的女生每天直播吃饭,只是这饭吃得有些吓人:一顿吃掉了一碗泡菜拉面、一盒12种各色寿司、一份煲仔饭、一个海鲜砂锅还外加一些小菜、小点心。这样一天吃三顿,看着都让人消化不良。暧昧、搞怪、费解,成为了一些网络直播吸引用户的手段。而更令人忧心的是,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开始在网络直播平台上弥漫。

11月,一个网名叫“雪梨枪”的网络女主播林某因伙同他人录制淫秽视频,在直播中吸引人气,并借此牟利被网友举报。

11月初,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两名男子在快手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四川省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随后给村民发钱;而在直播结束后,这些人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了回来。

12月17日,广东省中山市警方侦办了一起利用互联网直播软件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的案件。该软件“LOLO直播”通过网络直播进行淫秽表演,换取观众打赏,上线10日内便完成交易5万宗,获利达130万元。

网络直播就是要吸引粉丝,攒人气,于是一些人开始靠打色情擦边球来吸引用户。斗鱼TV直播造娃娃、花椒主播“刘可儿”闪现露点、虎牙主播“妃妃”掉裙子……而另一些人在直播中做起假慈善,媒体也陆续曝光了“快手黑叔”“山东梅姐”等不少伪慈善的内幕。除了伪慈善之外,直播平台还出过不少“作妖”的直播,直播自己吃面包虫、泥鳅、灯泡的“吃货凤姐”;自虐炸裤裆或者跳冰河的河北滦县农民“二哥”;模仿社会成年人抽烟、喝酒、泡妞的八九岁肥胖小孩……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网络主播做不到的。

日前,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在官方网站通报的“净网2016”专项行动成果显示,4月份以来,文化部查处“火猫TV”等26个网络表演平台,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解约严重违规网络表演者1502人;“斗鱼”“映客”“嘿秀”等10个直播淫秽色情信息内容的平台被行政处罚。

网络直播归根结底还是一场流量游戏,在弄出各种颠覆性直播的同时,为了追求利益,刷单增人气现象更是猖狂。据了解,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获得5折优惠,比如花2000万元充值4000万元,然后把4000万元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4000万元的收入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自己又获利2000万元。这样经纪公司捧红了自己的网红,直播平台、网红公司都获得大量流水,并有了一个体面数据,可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付出多少成本,而且有了好看的数据后还可以再去融资。

斗鱼TVCEO张文明说:“行业发展到现在,确实出现了一种现象,劣币驱逐良币,很多新兴的平台为了吸引眼球,直播的底线和尺寸越来越low。”

2016年用户数量的激增让直播平台数量增加的同时,也不断暴露出平台监管乏力、直播内容低俗暴力等问题,极大地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在采访中,一些网民对网络直播中的很多东西表示出了不满。北京的王先生对记者说:“好多直播内容都是乱七八糟的,只能用恶心来形容他们。这种情况应该好好管管了。”快速成长是大家乐于见到的,但是野蛮生长确实很难让人容忍。从今年9月开始,有关部门接连出台规定对网络直播进行规范。

9月9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开展直播服务,必须符合《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的有关规定。

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并提出,不得利用直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

12月13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规定网络直播平台要有许可证,网络主播也要进行身份证实名注册。

12月1日,在《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后,有不少直播平台的违规账号遭到封号。目前针对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从事此类业务的账号,快手直播封停了103个;花椒直播封停了70个;一直播清理下线各类违规节目2458个,封停违规账号3124个;六间房封停违规账号1228个;360水滴直播关闭了存在泄露隐私隐患的直播节目662个。据北京市网信办负责人介绍,北京市网信办已对属地一些直播类网站在从事互联网直播服务中存在的大量违法违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并责令网站限期予以整改。

封号、整改还仅仅是直播网站面临的一个并不算大的问题,据业内人士透露,仅《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规定的“持证上岗”一项内容,就将大部分直播平台划入了违规经营的行列。直播平台运营需要获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截至目前,获得这些许可证的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而斗鱼直播、熊猫直播、花椒直播、全民直播、陌陌等直播平台尚未在网站公示视听许可证。

艾瑞咨询12月份的一则报告显示,从资本层面上看,进入2016年下半年,无论是直播平台融资数量还是融资金额都呈下降的趋势。对平台而言,表面光鲜,实际亏损,这种环境下,快速找到盈利模式将是存活的关键。

尽管行业还存在着各种不规范并饱受诟病,但网络直播在2016年是真的火了,而且随着各种管理规定的出台和实施,以及企业盈利方式多样化,有理由相信网络直播的未来会越来越好。(记者 李燕京)

更多>>学员风采
视频:中传艺考之素颜美女
更多>>考官介绍